網誌文章圖片,只要不任意修改,不做商業用途,並註明出處,歡迎大家轉寄轉載我的東西。
過去,我們為學弟妹做了很多事情,這包括辦活動盡力幫他們設想好所有情況,規劃好一套既定的模型,實際上他們所"負責計畫"的部份,可以說少之又少,也許這樣對某些人來說是不公平的,我也承認我自己的社福週也是如此。

但是...這樣的後果,則是演變成現在大一學弟妹一種特殊的習性:面對一項新活動,恐懼會壓過勇於嘗試的意願。

(他們已經呈現:要我參加OK,但是我必須先確認這不是個有危險的活動,我怕累,我不要當負責人,因為我能力不夠...)

這明顯在各活動第一次公開跑班招募工人上看到無人報名的窘境。

我們現在讓系學會處於一種困境,因為到後來我們是在"拜託"他們參加活動,而非他們自願參予,導致於活動拖著他們跑,而非他們駕御活動向前衝...

這難道是我們所希望的好榜樣、完善制度下的結果嗎?我想不是。


這幾週,試圖接觸一些大一班上的"領導團"、"活躍份子",當提起接幹部事情時,他們會很迅速拒絕,並且說:"我能力不夠,另請高明吧"這樣的結果是十分不可思議的。諸如:小摳、周伯、威愷、油條、愛蓮...

我一直在想,我們這屆學會到底做了什麼?(活動很成功,不是嗎!?)

根據一位不願具名的人表示,我們根本就是一群渾蛋,這群渾蛋表面上讓活動盛況空前,讓學會這塊招牌閃閃發亮。但是,事實的真相呢?真的都這麼成功嗎?

也許就活動上來說我們成功了,就連期末大會也十分成功,但在對於未來的系學會永續發展上,我們徹底失敗了,而且敗的一蹋糊塗。

在這節辜眼上,我不該波大家冷水,也不該否定大家的努力,但這些話總要有人說出口,總要有人勇於去面對,總要有人願意先承認自己的失敗。

(我就先當這一個蠢蛋,如果沒有人有跟我一樣的感觸,那我也就當最後一個北七)


講明白,會長補選是遲早的事。目前我的舊愛...欣蓓,因為也是身心俱疲,已經決定退出江湖,不再選副會。趁著自己還有一點熱情與成為炮灰的打算,寫了這麼一堆打擊大家信心的話。

如果,有人願意搭我副手來企圖改變這一切,請主動跟我聯絡,我不想再勉強誰做這樣的抉擇。如果沒有,就讓上天決定系學會的命運。


也許,這又會是另一段看不清前程的旅途...祝大家行車愉快。


(待續...)

創作者介紹

飛魚OHAEVA。

ia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keller
  • Let it be...(HUMANS, how selfish you are.)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