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誌文章圖片,只要不任意修改,不做商業用途,並註明出處,歡迎大家轉寄轉載我的東西。
2006/8/17


晚會結束,開完低氣壓檢討會後,趁著夥伴去洗澡,獨自一人提著百威上至瞭望台。

心情壟罩著雲霧,夥伴尋至劈頭就安慰,只是笑而不答。






最後還是哭了,心中的痛苦並非來自活動的批評,而是一股難以言喻的離別之情。這個時後難以抗拒孩子們用純真的話語仰著面問我:"你們什麼時候要走?"孩子們開始出現負面的表現─變的沉靜、纏著不放、一雙不願意面對分離的澄澈眼眸。

我不知道,也許自己投入太多感情在孩子身上,已經超脫"服務隊"的範疇,眼看著下山的日子越近,心裡越是憂鬱不安,開始想要逃避該面對的事。


兩年了,投入越多感觸的越深,兩年情結的連結更讓我難過的不知道如何是好。沒辦法處理孩子們的牽絆,知道孩子們哭了自己內心也在絞痛。夥伴對於工作上的指教我全盤接受,因為我知道這是自己內心調適不過來而產生的後遺症,在這關頭選擇了放逐,我是笨蛋。


依依不捨,終須一別。
創作者介紹

飛魚OHAEVA。

ia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